KK初恋 Arashi大本命 京本大我亲妈粉 红黄双担 cp无墙团爱党 初心Y2磁石 还喜欢模特 智润不可逆 绝对拒绝黑称
十九线小说写手原耽古言政斗悬疑啥都写
b站ID:阿仓森赛
豆腐app作者ID:言清欢!(只写原耽)

【Y2】我不能恋爱的理由~02

02

二宫和也很多时候觉得自己其实已经不爱樱井翔了——若是十多岁的时候,尚且可将一个人挂记在心上念念不忘,说出一些甜言蜜语,或是用动听却不靠谱的誓言来维护自己的感情,但他已过而立之年。

他甚至感觉自己已然无法在脑海中完整的拼凑出那人的模样,但却又清晰的记得两个人之间那些往事,甚至是第一次见面时候对方说了几句话,笑了几次。
对了,还有那令人无法不在意的迷彩短裤。

……糟糕,我怎么又在想他?!!

摇摇头,二宫收回思绪,他看向窗外——校园里有许多学生聚在一起,他们站在樱花树下拍照。
是摄影社的学生吧……

……又到了樱花盛开的季节了啊~

他想起来他也曾经在樱花树下拍过照片——不过是在大学的时候,和樱井翔一起。那个人对樱花有这特别的执着。
“因为我是Sakurai啊~”
“好吧,樱花先生。”

那时候就算是对方向自己撒娇也不会觉得别扭,尽管他知道樱井翔是个很立派的人。
只要和对方在一起,就能笑口常开。

可是谁又能料到他们之后又要分开——终归樱井翔和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。那个人梦想和毅力都太大,而自己只是想安安稳稳谈个普普通通的恋爱,就这样不知不觉越走越远,回过头看的时候才发现两个人早已分道扬镳。后来他想,既然如此就算了,你愿意去哪里就去哪里吧。我怕累,不想追着你。所以后来樱井翔去留学他也没去送机,打了个电话说了句我们好聚好散。对方听了,半天没说话,可是到最后也只能答应。

……这样一想自己还真没出息,明明当初说出分手的是我,为什么樱井翔再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这么怂呢?!!

所以说人是矛盾的——我们认为自己早已无意纠结于无聊的小心思中,对待对方是何种的感情,爱或者不爱,都无法改变我们之间的关系怕已是句点这个事实,再残酷些说,是个没有下文的省略号。可却又在时隔许久再次度过这个季节之时,忽略了一切的风景,单单念起那个人。

单单想起樱井翔。

就像是五年之后的这次相遇,无论他怎么样用演技来修饰自己的表情,都无法掩饰心中的波澜壮阔。

“我看你就是还喜欢他~”作为二宫的大亲友松本润就喜欢揭他的短。他说你何必把自己弄的这么狼狈?坦白一点不好吗?
二宫就瞪了他一眼,“你知道什么?!!”

夹在陌生与熟悉之中,自己总需要些时间重新找到自己的位置。我本以为自己已然是个过客,稍作停留,便又能像个蜗牛一样缩回自己的窝去。可是那个人再次这么突兀地闯进我的生活,就像五年前那个雨天一样。
凭什么你说回来就回来,你说喜欢就喜欢?!!

“你就是傲娇~”
樱井翔回来没多久他们就办了欢迎会,请了一大帮同学。二宫和也本来是不想去的,可是松本润说你不去不就正好证明你心里有鬼?

……有鬼个屁!!!你丫的才有鬼!!!

可是到了现场二宫就感觉自己一时冲动的抉择是错的——痛快一时,痛苦一世。
许多人都围着樱井翔转啊,都夸他有才啊,有出息啊~二宫就想,这些人这么逗这么虚伪呢~

他不还是和以前一样,溜肩还水肿?

“你就自己作死吧~”松润斜眼看他,“你就是嫉妒。”
“我嫉妒?”
呵呵,我嫉妒个啥?

“嫉妒你现在站在他身边的人不是你呗~”

以前谁夸樱井翔你不高兴,跟夸你自己似的。
二宫咧咧嘴——那是以前,以前好伐?!!
那时候我还认为我们属于彼此,可是终究抵不过现实。我观看他的生活,那些精彩与没落的瞬间都收进眼中,看不同的人进人他的生活又离去,可是我最终还在原地。

像个笨蛋一样。

“呐,nino,喝酒吗?”
“好啊~”

二宫想好在还有这些好朋友和他在一起——相叶包了一箱子酒和松润还有他缩在酒吧的角落里。二宫心情不好,他就一杯一杯地往肚子灌。不是不能感受到不远处传来的视线,有点担心的情绪。可是二宫却故意装的不在意。

其实我只是在赌气。

酒精是最好的胶水,能把眼前的事物和梦境粘合成一个世界。

他突然想起来大学的时候,他们这些人也会在酒吧里聚会什么的。自己酒量不好,喝多了脸就会变红,还会反胃,樱井翔就每次替自己拦着。
那时候他天真,以为樱井翔就是海一般的酒量,千杯不倒。直到他偶然看到他在洗手间用凉水冲脸,然后吃了几颗药。他才知道,这个人一直是靠醒酒药撑着的。后来他怪他,说你要这样逞强吗?!!
那个人先是一愣,然后睁大眼睛特无辜地看着他。
“……我怕我醉了,就没有人背你回家了。”

翔桑……

“纳尼?”
“嗯……嗯?”

迷迷糊糊地睁开眼——樱井翔就站在自己面前,轻轻抚摸着他的脸,温和又柔情。

二宫盯着这张脸看了半天,突然反应过来——对,就是这个眼神!!!
你说,你是不是刚刚一直盯着我看来着?!!

被二宫捏住鼻子樱井翔很无奈——我怎么着你了你干嘛啊?!!
“叫你看我!!!”
樱井翔有些苦笑不得——我看你怎么了?!!你长得难看我还不看呢!!!

“你丫的真欠!!!”二宫松开手。“一看你那眼神就不爽!!!”
“不爽你别看!!!”几年不见你的傲娇程度还是一点都没变!!!

转过身背对二宫,樱井翔揉着自己的鼻子——靠,下手真重!!!

二宫盯着樱井翔的背看了一会,他的思绪有点恍惚。
我可能真的喝多了。
这个人的肩一如既往的溜啊……

……真是不爽!!!

背上突然有了重量——樱井微微侧过头,鼻尖就碰到二宫的脸颊。
软绵绵的触感,带着酒气。
“背我回家。”
“哈?”
“背我回家。”

听到柜台的应侍生和调酒师在偷笑,樱井翔真想直接扶额。他伸手抱住二宫的腿,然后把他往上提了提,“回你家还是我家?”
“当然是我家!”
“我又不知道你家在哪!”
“你走,我告诉你。”

两个大男人一起在街上走就很奇怪,像这个一个背着一个就更奇怪。路人投来奇怪的眼光,二宫也懒得一一瞪回去。好在樱井翔从来不会在意这个,他总是和他说话,告诉他想吐了就和他说。每次这时候二宫就在他的肩头咬一口。

本来我不想吐的,你一说我就想吐了混蛋!!!

二宫自认是个温和的人,纵使并非圆滑到毫无棱角,待人接物之时鲜少有攻击性。可是,他曾经被松润和大野形容为一只没有多少刺的刺猬,身上那些利器唯独会在面对樱井翔的时候立起来,不扎对方一下两下誓不罢休。
二宫一开始并未察觉到这一点——他想温柔地待他,用那种对待自己所爱之人的态度,他想肯定他,称赞他,可是他害怕,害怕太过柔软会出卖自己。

就像现在这样,明明就是自己太想念对方,死皮赖脸地要他背着他,可是还是这么死傲娇。

“我说你是不是胖了?我怎么感觉现在背你走两步就累?”
“是你这几年缺乏锻炼啦~欧吉桑~”

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,总算是到了二宫租住的公寓。
“喂,你下来吧。”
“不想下来。”
“不下来怎么开门?”
“那就不开门了。”
“喂,我说你……”

话说到一半,对面邻居家的门正好开了——出来的是一个中年阿姨,看到他们这个姿势便吓了一跳,眼神立刻变得犀利起来。

二宫赶紧从樱井身上跳下来,然后拿钥匙开门。
樱井翔就一直笑,心里老乐地笑,进门的时候,他还笑着对邻居家的阿姨说,真是谢谢您~

“笑起来真恶心。”
“恶心你别看!”
“切,你在法国就是这么勾引小姑娘的吧?”
“我勾引你都是用的这招。”

其实很多时候二宫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和樱井翔这么冲的说话,就算是当年谈恋爱的时候,他也从不顾忌这些。
或许是知道对方不会责怪自己。人就是这样,对越亲近的人越具攻击力。

这样下去也不是回事,二宫脱了外套,说你自便我去泡壶茶。结果刚说完就被对方拉住了——一下子被抱紧,紧的有些喘不过气。

你干嘛?!!

“我背你回来可不是为了喝茶的~”
他解开二宫的皮带,手从衬衫下摆伸进去。手指微凉的温度让二宫背后发麻,他想推开樱井,却被对方狠狠牵制住,甚至还压到墙壁。

……我说你不要太过分!!!

“是你太过分了!”他直视二宫,难得有了怒气。他说今天聚会上你是在躲我吧?
和相叶他们缩在角落,以为我就看不到你了吗?!!你怎么想的,就告诉我啊!!!

这五年对我的思念,对我的怨恨,全都告诉我,至少让我知道你还在乎我!!!

二宫看着樱井的眼睛,有些呆然——他说不出自己渴望回到过去的话,因为已经走到了今天,没有未来的话,不如来个永生难忘的结局。他想他本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,喜欢的分明应该是肆意挥洒的妖艳,而不是踌躇不前的幽闭,可是他却高估了自己。

他别开脸,“这样算是什么呢?”他说,“五年前明明已经分手了的。”

再次捡起的感情,没有了最初的真实,我可没有那么勇敢。

“是吗?”樱井翔却笑了,他捏住二宫的下巴,让他正视自己,“那么,我来告诉你这样算什么。”
他覆上他的嘴唇,等待他拥抱自己。

评论(2)
热度(85)
  1. 町田理花_MachidaRika这里是磁石小镇的陆王爷阿仓小哥 转载了此文字
© 这里是磁石小镇的陆王爷阿仓小哥 | Powered by LOFTER